深网|机器人版王者荣耀真人秀:这群大学生背后,是大疆教育野心-互联网-力能实业公司

当前位置: 力能实业公司 > 互联网 > 深网|机器人版王者荣耀真人秀:这群大学生背后,是大疆教育野心

深网|机器人版王者荣耀真人秀:这群大学生背后,是大疆教育野心

时间:2019-08-19 10:08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26 次
[摘要]以赛事为核心,包括了产学研合作、假期营以及相关的硬件产品在内,无人机巨头大疆正在努力推进其在机器人教育领域的布局。腾讯《深网》作者马关夏“哇!这个掉血的速度!这个掉血的速度是认真的吗?是认真的吗?游戏结束了!我们恭喜东大先下一程。”这是几天前发生在RoboMaster机甲大师2019总决赛赛

[摘要]以赛事为核心,包括了产学研合作、假期营以及相关的硬件产品在内,无人机巨头大疆正在努力推进其在机器人教育领域的布局。

腾讯《深网》作者 马关夏

“哇!这个掉血的速度!这个掉血的速度是认真的吗?是认真的吗?游戏结束了!我们恭喜东大先下一程。”这是几天前发生在RoboMaster 机甲大师2019总决赛赛场上的一幕,连经验丰富的现场解说也对游戏的突然结束感到不可思议。

当天,在东北大学对阵上海交通大学总决赛的第一场比赛中,东北大学战队的空中机器人起飞,瞬间改变了原本陷入焦灼的战局,直接打掉了上海交通大学战队基地的全部血量,从而结束了比赛。而东北大学也凭借空中机器人的技术优势和全新的战术,最终以3:1的大比分胜出,成为2019年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的总冠军。

RoboMaster赛事由无人机企业大疆于2015年发起并承办,作为一项面向大学生群体的激战类机器人竞技比赛,RoboMaster赛事每年都能吸引到大量对机器人感兴趣的大学生参与。

这些大学生以学校为单位组成机甲战队,独立研发、制作机器人参与竞技对抗。

RoboMaster赛事的规则类似于DOTA/LOL/王者荣耀等MOBA类游戏。参赛选手分为红蓝双方,以击毁对方主基地、消灭对方有生力量为目标。不同之处在于,RoboMaster赛事的所有英雄均为参赛选手自主设计研发的各类机器人,比赛中双方互相攻击时发射真实的塑料弹丸,而比赛的地图是一块篮球场大小的真实场地。

RoboMaster赛事的对战就像真实机器人版的王者荣耀

在篮球场大小的真实场地上,分布着红蓝双方的启动区、荒地区、补给区和资源岛,双方的英雄机器人、工程机器人、步兵机器人、空中机器人和哨兵机器人,可以分别对应到王者荣耀里的射手、辅助、战士、打野和防御塔等角色。

在7分钟的比赛中率先摧毁敌方基地的一方将获得胜利,如果到时仍未有一方成功摧毁敌方基地,则按照对战双方的剩余“血量”情况判定输赢。

不过在今年总决赛冠军争夺战中,四场比赛均未出现时长打满的情况。东北大学战队利用其空中机器人方面的技术优势,使用了赛场上从未出现过的战术:抢夺“能量机关”(buff加成)后起飞空中机器人,利用所携带的500发弹药打掉对方基地的全部2000点血量。而这种全新战术的存在,也让比赛较早的失去了大部分悬念。

全新战术诞生的背后

这种全新战术的诞生得益于赛事规则的调整。据RoboMaster赛事运营总监杨明辉介绍,RoboMaster赛事每年的规则都有不同,80%是一样的,剩下的20%会发生变化。

RoboMaster赛事规则今年最大的改变之一是,能为机器人带来“Buff”加成效果的“能量机关”从往年识别手写数字、火焰数字击打九宫格的形式,变为了配备五片装甲板的风车。激活能量机关需要机器人在8m外的平台击打随机亮起并旋转的风车扇叶,这要求参赛选手制作的机器人具备高精度的远距离视觉识别能力和机械硬件设计能力,以确保远程射击的精准度。

同时,由于风车扇叶处于旋转状态,想要击中新版“能量机关”,机器人还需要具备运动预测能力,只有准确预测出弹丸到达能量机关位置时目标的具体位置才能击中目标。

RoboMaster赛事规则今年的另一大改变是,放开了对空中机器人在尺寸、载弹量、热量、射频等方面的限制,因此,空中机器人的输出能力和战略地位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在往届赛事中,空中机器人主要负担侦查任务,进攻能力有限;而且由于研发门槛较高,许多参赛队伍在空中机器人上投入并不多。但本次大赛空中机器人在赛场上战略地位的提升,让参赛队伍愿意将更多精力投入其研发中。

不过,空中机器人的研发并非易事。据RoboMaster赛事技术总监包玉奇介绍,空中机器人研发的难度在于,首先要保证无人机的稳定,其次是克服发射弹丸的后作力,让整个台稳健,同时还需要通过视觉技术修整远距离下坠的问题。其中的每一项都对参赛队伍的研发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事实上,东北大学也是今年比赛新规则下唯一具备空中机器人击毁敌方基地能力的战队。其空中机器人优于对手的稳定性、工业设计水平、瞄准和弹道控制能力,保证了上述全新战术的执行:在夺下具有“Buff”加成效果的“能量机关”后,利用空中机器人直接摧毁敌方基地。

让参赛队伍不断提升自身的技术研发能力,产生更多突破性的技术,同时也给观众带来更好的视觉观赏体验,这是大疆每年都对RoboMaster赛事规则进行调整的重要原因。

据RoboMaster赛事运营总监杨明辉介绍,类似于东北大学空中机器人这样的技术突破并不在少数。杨明辉举例说,去年的冠军华南理工大学,就在其机器人上引入了3D打印技术,很好的解决了机器人检修的问题。他还透露,在未来的比赛中会进一步地引导参赛同学,越来越多使用这些比较先进的软硬件。

据《深网》了解,在大疆内部,目前负责RoboMaster赛事项目运作的团队是作为独立的一级部门存在的,主要包括运营和研发团队,日常人数在100人左右,比赛期间则会扩充至200到300人。

除了国内赛事,大疆也在加速RoboMaster赛事的国际化步伐。目前,RoboMaster赛事海外参赛队伍已累计达到38支,覆盖了超过14个国家及地区。

据RoboMaster赛事组委会介绍,RoboMaster机甲大师已在日本成立日本地区组委会,将于今年8月28日-30日在西日本工业大学举办大学生夏令营,届时将有超过8支日本高校队伍参与技术竞技。

“如果说在日本这个模式形成固化,形成日本的RoboMaster赛事之后,我可以把这些模式复制到北美和欧洲,因为北美的先天条件好,到时候可能会有世界杯的比赛。”杨明辉希望花五到十年,将RoboMaster打造成一个全球性的赛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RoboMaster赛事的影响力日渐扩大,但大疆在赛事营收方面却表现得极为克制。据《深网》了解,大疆过去五年在RoboMaster赛事上的总共投入高达3.5亿元。然而相比于每年数千万的投入,大疆今年的门票收入却仅为50万元左右,而且对于赛事赞助商的选择,大疆考虑的首要因素也是与RoboMaster赛事的调性相符与否。

“我们部门不是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以教育方面的扩展,做人才方面的培养为目标。”杨明辉在介绍RoboMaster相关情况时,解释了大疆在赛事营收方面极为克制背后的原因。

以赛事为核心的机器人教育体系

事实上,RoboMaster赛事仅是大疆布局机器人教育领域的一环,以赛事为核心,大疆的机器人教育体系还包括了产学研合作、假期营以及相关的硬件产品。

赛事之外,RoboMaster还是一个科创平台,与多家科研院校开展产学研合作。目前,RoboMaster已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内的7所高校,联合开设多旋翼飞行器原理、多旋翼飞行器应用开发及地面机器人应用开发等课程,并与超过18所国内高校成立重点实验室,同时提供科研设备及资金支持,与高校合作推动机器人和自动化等相关领域的科研。

同时,大疆也在进行机器人教育的下探。RoboMaster在举办大学生赛事时发现,大学生相关的人才培养与高中生之间出现了缺失,于是2016年,RoboMaster开始尝试举办首届高中生假期营。

入营的高中生在三周时间内,需要集中学习机械设计、电子、软件编程等机器人领域的知识,然后与团队协作用所学的知识技能研发一台智能机器人,并参与热身赛、正式比赛和最终的技术答辩。

这些入营的高中生都经过层层选拔。负责今年高中生假期营的RoboMaster项目经理黄龙向《深网》表示,RoboMaster会通过学生简历和技术水平来进行筛选。在今年收到的1000多份简历中,最终只有100人获得了参加假期营的资格。

据黄龙介绍,假期营本身是免费的,学生仅需承担个人的食宿费用。而且,大疆还会为参加假期营的高中生免费提供研发机器人所需的设备和物料,并会有大疆的工程师担任这些学生的导师。

据大疆介绍,在假期营中表现优秀的学生,有机会直接获得部分高校相关专业的自招招生名额。另据《深网》了解,亦有部分参加过假期营的高中生到大学后,参加了面向大学生的RoboMaster赛事。

除了产学研合作和假期营,大疆也先后发布了两款面向机器人教育的硬件产品:Tello EDU和RoboMaster S1。

2018年5月,大疆子公司睿炽发布了面向企业级用户的Tello EDU教育编程无人机,此后,又推出了面向消费者端的Tello EDU。后者增加了多机编队、全新挑战卡、Swift 星际探索教程、开放SDK2.0等玩法,玩家可以通过这编程无人机,学习Scratch、Python和Swift等编程语言。

今年6月,大疆又推出了教育机器人RoboMaster S1。S1采用模块化设计,并支持Scratch模块化编程语言。据RoboMaster赛事技术总监包玉奇表示,S1研发的初衷,是为了将赛场上的机器人变成大众消费的产品。

大疆相关负责人对《深网》表示,S1上市后销量可观,目前处于缺货的状态,用户主要以中小学学生群体为主。

对于S1未来的市场拓展,杨明辉称,围绕 S1,大疆也会与学校展开合作,共同开发教育课件、编纂教材,输出到教育领域。“我们还有一个S1挑战赛,这个小活动也是我们新做的尝试。因为RoboMaster S1作为更贴近消费者的一个产品,我们也希望通过它,让更多广泛的公众了解工科教育和RoboMaster,下一步我们按照RoboMaster S1小规模的比赛进行模块化的复制,可能在将来,会在越来越多的场合看到RoboMaster S1。”杨明辉说。

以赛事为核心,包括了产学研合作、假期营以及相关的硬件产品在内,无人机巨头大疆正在推进其在机器人教育领域的布局。而对于机器人教育,大疆目前的想法是赚不赚钱都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好。

赚不赚钱都要做

目前,大疆对外介绍中总会加上一句醒目的话:“在无人机系统、手持影像系统与机器人教育领域成为全球领先的品牌”。换句话说,对于大疆而言,机器人教育已经成为与无人机和手持影像系统并重的三大业务之一。

一位接近大疆的知情人士向《深网》透露,“大疆机器人教育业务目前分散在不同的部门,大疆的想法是赚不赚钱都要做,而且一定要把它做好。”

但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大疆在机器人教育领域的不走寻常路多少让人费解。正如上文所述,大疆面向大学生群体的RoboMaster赛事收支严重失衡,而面向高中生群体的假期营更多也是公益的性质。

在南方科技大学系统设计与智能制造学院院长吴景深教授看来,大疆此举有更长远的考虑。

吴景深教授认为,首先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通过比赛和假期营能够为社会和企业培养具备未来工程师素质的人才,同时也能增进学生对工程师文化和大疆企业文化的了解、认同。

据东北大学战队队长王法祺同学向《深网》表示,他的数位参加过RoboMaster比赛的同校学长,就在毕业后选择加入了大疆。

而当被问及返校后的规划时,王法祺说“首先会在校园进行一些招新,或者举办RoboMaster的校园赛,把RoboMaster校园赛作为实验室吸引人的手段和平台,能有更多优秀的人了解RoboMaster比赛和实验室,使实验室的技术更加成熟、团队更加壮大。”RoboMaster赛事的人才培养和工程师文化或许也将通过这样的途径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其次,吴景深教授认为,大疆也可能从学生的创意中间受到启发。“中学生有很多想法其实是不受任何拘束的,他们可能给到工程师以一个极巧妙的看问题的视角,成为灵感的来源。”吴景深教授说。

事实上,大疆教育机器人S1的部分灵感也正是来自于RoboMaster的赛场。

吴景深教授还表示,大疆此举也有情怀的成分。“如果一个企业发现工程人才培养出来问题,只是去说,只是去批评,那么永远都会是这个状态。但如果这个企业发现做得不好后,把资金和技术投入进去,那么事情就会得到改善。”吴景深教授认为 “大疆做这件事情,对于中国的高等教育,特别是工程人才的教育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当然,作为一家商业公司,盈利永远拥有比情怀更高的优先级。杨明辉坦言,盈亏平衡确实是RoboMaster团队一直奋斗的目标。杨明辉称,除了门票和赞助商的收入,RoboMaster赛事也有其他的商业化尝试。接下来会做RoboMaster的IP,未来也可能与跨界的品牌进行合作。

另据《深网》了解,大疆面向高中生的假期营项目也做了部分调整。此前,入营的高中生全部免费,不过从今年起,学生需要承担自己的食宿费用,其余部分仍为免费。对于食宿不再免费的原因,大疆相关负责人对《深网》解释“是为了让项目更加良性的运转下去”。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09-18 13:09 最后登录:2019-09-18 13:09